小倔强 (沐蛋/肖战&韩沐伯) (完)

*主沐蛋,双向暗恋,轻微博肖,HE

*ooc    

     
 1 
肖战坐进喝咖啡厅的时候,外面刚好开始下雨。大雨让人声鼎沸的街道顷刻间清静了不少。玻璃上的水滴越聚越多,外面的世界也越来越模糊。他点了一杯美式,从包里拿出随身带的速写本。想要把这场雨画下来,却一时不知如何起笔。

 肖战出道两年,始终保持着画画的习惯。他喜欢把说不出的话画下来,偶尔有时间,也会来啡厅里画画。以前在比赛时,韩沐伯喜欢看肖战画画,看他一笔一笔地勾勒出轮廓,然后用那些线条神奇地组合成美丽的图案。他们的闲暇时光,大多是这样的一言不发。

这本速写本的最前页,是两年前直播时画的韩沐伯,当时仓促,其实画得并不细致,后来被他修修改改,越改越不像自己记忆中韩沐伯的样子。

肖战总是会想,如果当时自己没有出道,是不是就有勇气把一切都坦白。那么韩沐伯呢,如果他真的把一切都告诉韩沐伯,他又会怎么做。

肖战有些怀念比赛的时候,当时他跟韩沐伯一组,是名正言顺的cp。那时候他们可以在直播里毫无顾忌地谈论对方,大方地向所有人展示他们有多默契。排练时不知道有多少亲密接触的机会,他每一次都偷偷地小鹿乱撞,又怕会被对方发现,以至于每次舞蹈都跳得无比僵硬。后来肖战被分到红队,两人从cp变成了敌军,但韩沐伯走的时候他依然无比伤心。他现在是队里的老大哥,他在所有人面前都必须是个好哥哥,但在韩沐伯面前不用。那个唯一能逗笑他的人走了,肖战说,分别对我来说真的太残忍了。

雨天总是容易让人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肖战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本子上的画画出了个大概,莫名地符合这雨天的气氛。他拿出手机对着没画完的画拍了张照片,发给韩沐伯。两人平时都很忙,只是偶尔联系,最多的互动要属微博里的互相评论了。肖战也不知道,他冷不丁发这么张画过去,对方会怎么想。但他不想管这么多。他觉得他和韩沐伯之间也不用想这么多,大多数时候,他想做什么就直接做了,韩沐伯只会看着他笑,他和那群弟弟们不一样,他不需要自己照顾。

可能韩沐伯在忙,许久没回。肖战觉得没趣,连带着这幅画也不想再画了。

      

       

 2    
韩沐伯练完舞已经是傍晚了,打开手机看到肖战发过来的半幅画,只有个大概的轮廓,韩沐伯却仿佛感受到了这场大雨的气息。韩沐伯很喜欢肖战读过的那首关于雨的诗,他声音软软的,却每一个字重重地落在心里。这样的天气跟肖战真配,韩沐伯想,一样的诗意,又清冷。

两个人已经许久不见,即使常可以看到各种花哨的照片,但也总觉得不真实。他们以前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整天的黏在一起,西装革履的样子反而很少见。现在想想,连那条蓝色睡裤的样子也有点回想不起来。

肖战喜欢把拍到的风景发给韩沐伯,这些年他去过的许许多多的地方,韩沐伯都知道,也都看过他眼里那些或好或坏的风景。虽然他们之间常有图片来往,却是极少有言语的。肖战很少跟他说话,心里的话,从不告诉他。他看着这些照片,根本不知道对方过得怎么样,只能从他偶尔发来的几张画里,猜测他是难过还是开心。

韩沐伯不喜欢雨,他喜欢艳阳高照的美好晴天,可他对肖战的映像里却总和雨有关。就像他看到这半幅画时,脑子里飘过肖战那几句轻飘飘的诗。

大雨之中一片暗淡,房屋,泊在空泛的海面。

肖战就像是在他的美好晴天里突然下起的一场大雨,让他措手不及,无处躲藏,那一丝丝的清凉和忧郁偏偏又让他着迷。

韩沐伯在睡前又打开这幅画来细细端详一阵。这个人的心思,藏在来来往往的图片里。他好像全明白,又好像猜不透。

       

 3     
没有多少时间给肖战休息。他刚刚杀青,距离演唱会还有一个多月,加上团里人员变动,任务繁重,几乎整天泡在练习室里了。他一向认真谨慎,工作的时候很少能顾及到其他事。一群大男孩在一起总是吵吵闹闹的,好像从来都没有什么心事。一天的忙碌之后,一个人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孤独。这总是让他想起以前比赛的时候,每天晚上跟韩沐伯一起,总不至于是孤单一人。那时带着不熟悉的胆怯,两个人的感觉总跟后来的三个人,五个人是不一样的。

这天晚上夕阳很美,天空里云和阳光洒在一起,淡淡的粉色。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总容易多情。肖战随手拍了一张夕阳,等听完一首《相思》再抬头,天就已经黑了。好像所有的美好事物,都是转瞬即逝。

比赛结束之后,他们一起去过一次杭州,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随便在西湖边走一走,正好看到了西湖的落日。肖战的脑海里不断地闪过古人对西湖的赞美,却没有一句能比得上眼前的景色。韩沐伯静静地站在他身边,眼里却不是夕阳,而是夕阳下的肖战。

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思念,好像在思念之外,哪怕多一个眼神,也是逾越。

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肖战拿不准,这份相思在这个时代,还剩下多少分量。

     

      

4
夏天过得很快,到了开演唱会的日子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了。这让肖战很容易地联想到冬天,想起他们的那场比赛。他们见面时都穿着厚厚的毛衣,说话时还会带着白气。两个文艺青年迫不及待地想要看雪,看看雪花到底是怎么把世界变成白茫茫的一片。韩沐伯那时候话不多,他总是慢吞吞地跟在肖战身后,默默地递给他一条围巾。

如今肖战身边是一群闹腾的弟弟们,他们跟韩沐伯不一样,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从来也不肯静一静。不过也好,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时间用来伤感。演唱会正好在他生日的前一天,今年陪他过生日的人很多,除了七个弟弟,还有满场的粉丝。王一博和宣璐师姐也特地来看了他的演唱会,陪他一起过生日。肖战以前在比赛里,很想在节目里过一次生日,结果少奶奶真的提前半年在节目里帮他过了个莫名其妙的生日。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能在自己的演唱会上过一个真正的生日。他看着弟弟们推着蛋糕上台的时候,仿佛看到了他们一起比赛的那些日子。他唱的第一支歌,他的第一个搭档,还有他们的最后一个拥抱。他们一起走过的那些又苦又累的日子,其实身处其中的时候并不觉得有多苦,还以为只要走过了那段路,前途便是一片光明。现在才知道,走完了那段路,后面是更艰苦的征途。而在这更艰苦的征途里,他失去了那个曾经和他并肩作战,可以让他依靠的人。肖战从来是一个不怕吃苦的人,只是有时候会觉得孤单。有些话不能对弟弟们说,只好装在心里,自己慢慢消化。很累的时候,会无限地回味起那个人的拥抱来。慢慢地,他觉得那个时候的日子其实一点都不苦。

韩沐伯惦记着肖战的生日。只是两人如今的身份,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去看他的演唱会。他们有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了,在那些日子里他眼看着肖战越来越瘦,他的心跟着被一点点地抽干。韩沐伯多想见他一面,多想好好地把他抱进怀里。

和去年一样,他守着手机等肖战发微博,就算只是评论,他也想第一个对肖战说一句生日快乐。可当他看到肖战的微博,这句生日快乐却再也说不出口了。肖战发出来的唯一一张合照,是跟王一博和宣璐师姐的合照。肖战人缘很好,跟谁都一副友好亲热的样子,其中的真真假假连他也猜不透。但王一博,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连笑都不肯多笑一下的冰山,在肖战面前却像是拿到巧克力的孩子一样。在他只能守着微博发评论的时候,王一博却能在肖战身边亲口对他说生日快乐。韩沐伯像是突然被一盆冷水泼醒了,肖战现在有自己的队友,有自己的新剧,有他不认识的新朋友。他们两个早就走上了两条不同的路,肖战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里了。而自己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出道前一起参加比赛的同伴而已。两年的路艰难险阻,他从来没有陪肖战走过一步,连那时的比赛他也没能和肖战肩并肩走到最后。而曾经那个只能被自己逗笑的肖战,如今也被王一博逗笑了。韩沐伯觉得自己一腔的热情和期待化作了一场空,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放下手机脑子里总是不自觉地回想起以前的日子。肖战喜欢吃甜食,只有他知道为什么。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有一天聊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肖战说高考前压力很大,每天都呆在画室里闷头画画。越画越没有灵感,越画越烦躁。有一天朋友突然递给他一颗糖,说吃甜食的时候心情会变好。后来心情真的变好了,不知道起作用的是甜味,还是当时的那份温暖。直播时少奶奶给的那颗糖,因为被肖战在手里攥过,韩沐伯一直都没舍得吃。

      

      

5
演唱会结束得并不晚,又收到很多蛋糕,王一博他们便闹着给肖战过生日。王一博跟队友没怎么见过,肖战也已经很久没见过队友,总觉得没以前那么亲热,反而跟王一博和宣璐比较聊得来一些。今年的蛋糕颜值高,一个比一个可爱。肖战翻了翻相册,挑了几张和蛋糕的合影准备发微博,想了想,还是加上了跟王一博和师姐的那张合照。王一博和熟人在一起话倒是很多,拉着肖战讲他的大摩托,队友们一边互怼一边吃蛋糕,一闹就闹到很晚。肖战在评论里一一回复了祝福自己的人,可是特别关注的那一个,始终没有消息。肖战心里的失落不好表现出来,也不能跟人讲。他点开微信,跟韩沐伯的对话还停留在上次自己发给他的那幅画,孤零零地躺在那里。

天气刚刚开始转凉,杭州比北京暖和一些,但晚上风一吹还是有些冷。肖战坐得久了,冷得打了个哆嗦。旁边的王一博看到了,想伸手过去楼一楼他,手搭上肩膀以后却没敢停留,最后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战哥,天冷了,回去吧。

有时候,肖战觉得自己身边明明有很多人,但却总觉得冷清。他讨厌一个人看落日,等天黑的滋味。那是他一天当中最难熬的时候。以前和队友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闹着闹着天就黑了。后来他们分开各自发展,难免要一个人看着太阳落下去,莫名地在心里留下些伤感。这个夏天的落日,都是和王一博一起看的。王一博跟团中的弟弟们一样,喜欢粘着肖战。有时即使蓝忘机的戏份都拍完了,也要等着他一起收工。但王一博又与那些弟弟们大不相同。肖战是团里的老大哥,自觉地负起了照顾众多弟弟们的责任,用韩沐伯的话说,温柔似水,又有点小倔强。弟弟们打闹时他便跟着笑一笑,要是有人遇到什么挫折,他便讲一讲人生大道理。他的温柔是天性,对谁都一视同仁。但王一博不一样。肖战时常觉得,他跟王一博在一起时,竟像是他比自己更年长一些。肖战极少毫无顾忌地跟人打闹,以往就算再疯也要收敛几分。他从小心思缜密,八面玲珑,在什么样的人面前都能做出他们喜欢的样子来,从不许自己放松片刻,就算是醉了酒也不忘做出一副乖乖仔的模样,以至于后来得了个千面学长的名号。时间久了,他本性是什么样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了。但他觉得,跟王一博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纯粹的,快乐便是快乐,生气便是生气,不用整日摆出一张微笑的脸去猜测对方的心思。肖战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缘于魏无羡,还是王一博。

肖战认为王一博的业务能力是十分优秀的,那些他要学习很久的舞蹈,王一博看几遍视频就都会了。除过舞蹈,王一博甚至帮他解决了很多事情。这个年轻人除了社交方面的缺陷以外,意外地让他也尝到了被照顾的滋味。这种感觉常让他想起韩沐伯,那时候他刚刚踏进这个圈子,比起兴奋,更多的是迷茫和害怕,那时候他身边只有一个韩沐伯。他们一起练舞,一起面对所有残酷的结果,一起想家。他习惯性的用他的礼貌和温柔拒人于千里之外,韩沐伯是个意外。他只有在韩沐伯面前,才会霸道又任性地说"我还要抱"。他常常想,如果那时候可以和韩沐伯一起出道,也不至于在落日的时候觉得如此孤独。

6
肖战有些醉,他是被王一博送回房间的,临走前王一博认真地看着肖战说"肖战,生日快乐",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轻到几乎听不见,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肖战有些头晕,他看着王一博转头进了隔壁房间,耳朵尖还是红的。他觉得年轻真好,有那么多的勇气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放肆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几乎从来都只有应该做什么,而没有想要做什么。唯一的一次冲动,便是那时放弃了工作去参加比赛,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结果。这么长时间过去,他都快忘了热苏打骨子里的小倔强。

时间早就过了零点,韩沐伯躺在床上,一遍遍地把输入对话框里的文字删除掉。就在斟酌一番想要重新打上去的时候,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手一抖直接按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钟,用带着浓浓鼻音的川渝普通话软绵绵地说,"沐沐,我想你了"

韩沐伯心中一暖,像是一夜之间所有的花都在心头绽放了。

"战战,生日快乐啊~"

END

       

         

    

     

      

评论
热度(21)

兔子先生Kathy

磕all战,all草

© 兔子先生Kat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