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尘远)

《青杏》  文案

民国初年,宁致远正好十八岁。
那个时候,他可以放纵得像个孩子。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宁致远生得一副好皮囊,

让安逸尘一见便忘不了。

所以文靖昌骂他:“宁致远,你这个狐狸精,你迷了我儿子的心窍,你还妄想得到他的心?你不配!”

 

清辉一见也忘不了他。

所以安逸尘望着他被胭脂抹红的嘴唇,也骂他:“宁致远,你竟然也跟伶人勾搭在一起,倒真配得上你这副皮相。”

 

红颜薄命,可宁致远又不是“红颜”,却因何薄命?

 

这副皮囊,他宁致远不想要了。

这比青杏还要酸涩的爱情,他宁致远也不想要了。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安逸尘将一枚红豆嵌入骨血,“玲珑骰子安红豆,宁致远,我的相思入骨,你终是不得知”

 

 

人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宁佩珊的儿子,叫做安宁。名字是安逸尘取的,只求他一世安宁。

十八岁的安宁,眉眼像极了宁致远,谈吐也像极了宁致远。

安逸尘告诉他,“你像极了你娘,可我却忘了他的样子了。”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

 

锦水汤汤,与君长绝。

 

入秋,宁府的别苑里又结满了青杏,只是无人来嗅。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评论(1)
热度(12)

兔子先生Kathy

磕all战,all草

© 兔子先生Kat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