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杏(尘远) 第一章

青杏   第一章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戏台上挂着几层的红色幕布,在昏黄的灯光下把空气晕成红色。戏台下燃着的茉莉香散出丝丝袅袅的白烟,一路蜿蜒着上了戏台。

       台上唱着一出《霸王别姬》,佳人一袭黄衣,披一件金黄的斗篷,目光流转于一片暗红的茉莉香中,颊上两抹桃花映着唇的朱红,轻轻地张合着,流露出婉转迷离。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

       台下坐着文世倾,端着一碗茶看着这一株红玫瑰,妩媚妖娆,却也只是红尘中的俗物。到底不如初见宁致远的那一眼。

      

 

         文世倾初见宁致远时,23岁,宁致远不过是十七八的年纪。那个时候,文世倾叫做安逸尘,是留洋回来的洋医生。他十三岁时漂洋过海地去了日本,十年后又漂洋过海地回来。

       他回到魔王岭,一眼就看到站在桥头上的宁致远。宁致远身着月白色的立领长衫,手持一把青色竹伞,站得直挺。月白的衣领更衬得他唇红齿白,身形挺拔,像他伞上画的淡黄色的兰花一般,把红尘俗世的悲欢喜乐都远远地甩在身后,宁静致远。 

       宁致远是极好看的,墨黑的眉,淡红的唇,肤如凝脂,白得透明。他不似女儿般的美,不妩媚,也不柔弱。他整个人都是淡淡的,带着几分英气,像刚出水面,才露尖尖角,还未开的白荷花。

       宁致远把伞向前倾着,伞全部遮在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裳的女孩头上,他自己的头发衣裳皆被绵绵的春雨润湿了。安逸尘看着,觉得更像是出水的芙蓉了。

       

 

         台上的戏子唱着“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文世倾的心思却全然不在戏上,他一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他瞄一眼宁致远,宁致远看戏看得认真。文世倾索性转过脸来,光明正大地盯着宁致远看,失望地发现宁致远的脸上确实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文世倾
只得又重新看回戏台,又喝了一口茶,才慢吞吞地说“这是我养的戏子,伶俐得很,致远可喜欢?”

        宁致远今天才换下了一身白的孝服,穿着一件黑衬衫,又一件黑马甲,下身是黑色的格子西装裤,配一双及脚踝的棕色短帮皮靴。他身形消瘦了许多,腰更细,肩更宽,脸部的轮廓也凌厉起来。文世倾觉得现在的宁致远更像是一朵盛开的庄重的莲花。文世倾觉得“庄重”这个形容词不应该出现在宁致远的身上,他应该是玩世不恭的小霸王,或是心狠手辣的宁致远,而不该是现在这个庄重的宁老爷,可是它偏偏奇怪地出现在了宁致远的身上。

       宁致远表情依然不变,甚至不回头看他,只是淡淡地说“既是文大少爷的人,自然是好的,您何必问我。“

       文世倾笑的温润,道:”你我二人既是兄弟,好东西自然要分享。致远若是喜欢,今夜我忍痛割爱,让他陪你一晚如何?“

       宁致远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安逸尘,你回文家,没学会制香管账,倒先把大户人家少爷的风流学了十成。”半晌又放松下来,勾起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既然你有心送礼,我也不好驳了文大少爷的面,便收下吧。“

       窗外的月光照着宁致远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他咬着下唇,盯着台上的戏子,白色的茉莉香气绕过他的指尖。

       文世倾盯着宁致远半晌,回不过神来。他确实没想到宁致远会答应,以他小霸王宁致远的性子,只怕要和自己大闹一场的,可文世倾却忘了,宁致远如今是宁家的当家人,该称作一声宁老爷的。文世倾懊恼,自己包 养了宁致远的心上人,本是要看他恼羞成怒的,可现下宁致远稳如泰山,倒是自己先乱了阵脚。

       宁致远见他无言,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地冷笑道”怎么?文大少爷舍不得了?”

       文世倾本以为他对清辉至少有几分真心,到了今日才明白,这霸王哪里有什么真心,不过都是玩弄罢了。文世倾只觉得宁致远下流,真是脏了他这身衣裳。

      
        

 

      

      

评论
热度(11)

兔子先生Kathy

磕all战,all草

© 兔子先生Kath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