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 (沐蛋/韩沐伯&肖战)

(大学生设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之间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1
       他们分手的时候,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韩沐伯用他们平时谈话一样平淡的语气说,那就结束吧。肖战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他早就料到的结果,也早就做好了这一天到来的准备,但还有点不舍。他不知道韩沐伯怎么想,是不舍,还是解脱,但在决定放手的这一刻开始,也都没有意义了。其实也没有考虑许久,他在微信对话框里打出两个字,好啊。
       在肖战的生命里,韩沐伯是唯一一个,让肖战以为会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他们两个人是如此的默契又合拍。肖战跟韩沐伯认识在一次通宵轰趴,在几局狼人杀过后,肖战很惊讶地发现了自己对这个刚刚才认识的韩沐伯毫无条件的信任。这份信任来得毫无根据,只是因为在第一眼看到韩沐伯的时候,觉得他是一个很单纯很干净的人。这让肖战都点慌乱,他从来都不会轻易信任别人,更不用说这个人才刚认识。可是他内心里越慌乱,越觉得这个人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越是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脚步走。
        他按了发送,看着屏幕下方跳出来的两个字,几乎是下意识地,不可控制地想,真的没有可能了吗?他甚至有一点期待,他想,韩沐伯会不会挽回。很快,韩沐伯回了他一个字,嗯。
       对,一点可能都没有了。
       既然没有可能,就断得干净一点。肖战删了韩沐伯的微信和电话号码,他不想知道对方怎么想,也丝毫不愿意纠缠。他喜欢干脆利落,既然注定没有结果,那就不要留一点念想,不要浪费一点心思,也不要再为他流一滴眼泪,他明白,这一切都毫无意义。
       做完这些以后他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干什么。他曾经以为自己会很伤心,那时候他想,如果身边没有韩沐伯,他不知道自己独自一人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几乎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回忆。但是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伤心。只是感觉好像心被掏空了,却并不难过,也并不想流泪。
        他强迫着自己过好每天的生活,早睡,早起,多运动,最好比以前的自己还要阳光,还要快乐,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毕竟感情这东西,明白容易,放下难。
2
         韩沐伯第一次见到肖战,便认定他是自己心头的白月光,是他并不想拥有的白月光。韩沐伯知道,再好的东西,一旦据为己有,迟早要变成一粒白饭。可是他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他像是被鬼迷心窍了一般,不知不觉地已经走到了肖战身边。他们开始相约一起吃饭,看电影,旅游。终于,某一个晚上,在一家旅馆的两个房间,两颗思念的心感应到彼此的存在,脑子里的那根弦终于崩断了。韩沐伯发消息给肖战,我好想你啊,要过来陪我一起睡吗?肖战想都没想,回他,好啊。
       无论何时何地,面对什么事情,只要是韩沐伯想要的,肖战都会下意识地说,好啊。
       肖战过去的时候,韩沐伯房间的门虚掩着。他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一口气,再慢慢地吐出来,才伸手把门推开。韩沐伯就靠在墙边,微微地笑着。
        韩沐伯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疯狂地想看这个人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兔牙。那天晚上他跟肖战面对面地睡在一张大床上,中间隔出一段距离,他想一直这样看着他,想看着他睡着,希望连梦里都是他。然后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摸他的发丝,房间里的灯关掉了,窗户里透进来的光有点暗,他看不清对面的人是什么表情,只能看到他眨了眨眼睛。他太想看清楚了,他几乎是渴望着,他想要拥有这个人,他希望自己的余生里都有他,想要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揉进身体里,让他逃不掉。他也真的这么做了,然后欺身把对方的嘴唇含进嘴里,用舌头去舔弄他的牙齿。韩沐伯觉得自己要疯了,他仿佛从万丈的高空坠落下来,什么也看不清,什么也听不见,脑子里一片混沌。他感觉到对方轻轻地用舌头扫过自己的下唇,一阵酥麻。
        韩沐伯抬起头来看肖战,还没有在一起,这个人就稀里糊涂的上了自己的床。他伸手把人圈进怀里,把毛茸茸的脑袋按进自己的颈窝。肖战低头蹭了蹭,埋着头闷声闷气地说,睡吧。那晚的月色很美。
3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谈起了恋爱。那个时候,他们的爱情很简单。韩沐伯喜欢看肖战笑。他会偷偷地买一朵花送给肖战,会带他去旅游,吃好吃的。他愿意把心思花在肖战身上,单纯地想让他开心。肖战觉得他跟别人都不一样,他没有别人身上的俗气,他和自己一样,喜欢看画展,去博物馆,或者呆在家里看看老电影。他喜欢和韩沐伯呆在一起。爱情最开始的样子,应该都一样的幸福。可惜人生不能只如初见。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韩沐伯注意不到肖战眼里的不开心,他开始觉得肖战不够懂事,不够体谅自己。肖战感觉到自己在韩沐伯眼中慢慢消失,他开始觉得不安,想要寻找证据去证明韩沐伯的爱。两个人都太累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又或者爱情本身就是这个样子。
       肖战刷牙的时候,喜欢透过窗户去看路灯下的那条十字路口。美术学院和音乐学院的宿舍不在一起,每次韩沐伯来找他的时候,都要经过这个路口,他总觉得,好像看着看着,韩沐伯就会出现了。然而那盏路灯下总是空荡荡的。肖战想起,有天晚上他们一起去看电影,回来时错过了门禁,订了学校附近的酒店。路过锁着的大门时,韩沐伯拍了张照,说要发给室友们看看。肖战突然有些感慨,以前总是从里面往外看,现在从外面看里面,感觉全然不同。好像全世界都在一如既往地运行着,只有他们两个,因为拥有了彼此而变得特殊。
        肖战最近总是梦到韩沐伯。他觉得这不是想念,只是习惯罢了。他已经习惯了每天跟韩沐伯呆在一起,和他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看电影,一起散步,一起走回宿舍。现在突然要一个人去完成这些,他很不适应。他无数次梦到自己又牵起了韩沐伯的手,又看向他的眼睛,后来他们开始吵架,两个人都开始变得不开心,以前的默契荡然无存。肖战内心烦躁,干脆起床。天还没完全亮,窗外的那盏路灯还亮着,看上去孤苦伶仃。

评论(4)
热度(8)

兔子先生Kathy

磕all战,all草

© 兔子先生Kathy | Powered by LOFTER